未分类

香草app是什么高清无删减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后,聂西西就有些不好意思了,刚才好像哭得有点太没形象了,眼泪鼻涕一起往下淌,还把易韬那么干净的手帕给擦脏了。

她只能将它团起来塞在包里,等洗干净晾干后再还给他。

而且镜子里面的自己眼妆都晕开了,丢脸丢到家了!

一直到上车,她都没敢看易韬,总觉得自己最丑的样子被他看到了……

“我刚才是不是特别丑……”

她睫毛轻微抖动,刚说完就被易韬的手指抬起了下巴,“我看看。”

男人的语气特别认真,深邃的黑眸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聂西西,看得聂西西面红耳赤,恨不得能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她刚要挪开脑袋,就被某男封住了嘴巴。

虽然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接吻了,可这是他宣告自己是他女朋友后的第一次接吻……

分开后,聂西西脑子里似有烟花绚烂般的绽放,然后就听到易韬磁性的嗓音在耳边响起,“饿了吗?想吃什么?”

聂西西怔怔的抬眸,殊不知此刻的她双眸如剪水瞳般映着水光,波光潋滟。

海边奔跑制服少女

红唇更是鲜艳欲滴,勾人心弦……

易韬的喉结情不自禁的滚动了两下,想也没想的再次攫住她的唇。

****

鄞州。

沈英毅误杀朱勇锐一案,时隔十年在鄞州法院开庭。

记者们早早就等在法院门口守株待兔被告沈英毅,见到他后忙不迭的上前采访,问的问题个个刁钻犀利。

“小沈总,有什么想为自己辩解的吗?”

“小沈总,失手杀人一事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,觉得还会出现反转吗?”

“小沈总,这十年内过着安逸舒适的日子,而受害者朱勇锐连尸骸都未曾得到安息,的良心不会痛吗?”

……

沈英毅倒是很想回答记者们的问题,但来之前二姐千叮咛万嘱咐了,一定要慎言!慎言!千万不能中了记者的圈套,尽量不要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。

所以即便此刻他有万千语言涌在喉头,也只能忍下。

他不能再给二姐和外甥薄夜宸带去更多的质疑声了,他已经接到消息薄皇集团内部都有人闹着要让阿宸让位给薄连瑾了。

这不是在往他的心口戳刀子吗?

哎……

想到阿宸是被自己连累,害得公司股价暴跌,他就觉得自己是罪人,所以接到鄞州法院的传票后他坚决要自己亲自过来。

他在家认真想过了,也和妻子商量过了,就算后半辈子只能在监狱里度过他也认了。

只是苦了他的女儿。

他甚至和妻子提起了离婚,只有这样,女儿筠筠才不会在学校被人指指点点,才不会被人骂作是杀人犯的女儿……

沈英毅被采访的视频很快传到了网上,网友们对此议论纷纷。

【杀人犯的良心会痛那还叫杀人犯吗?大家去查查沈英毅这几年的生活轨迹就知道人家过得多幸福了!】

【这要不是朱勇锐的尸骸重现薄皇集团的新项目工地现场,这起冤案早就被沉沉的压在水底永远也不可能见天日了。】

【希望法官明察秋毫!一定要让沈英毅得到应有的惩罚,让他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!】

【楼上真的是道德卫兵啊!如果没记错的话,沈英毅应该是过失杀人吧!怎么到了某些人的嘴里他就成了十恶不赦杀人不眨眼的大恶魔似的?】

【水军请滚粗好吗!过失杀人不算杀人?那就祝您哪天也被人不小心“过失杀了”,看还能不能心安理得的说出这番话来。】

【还能有言论自由吗?说句实话怎么了?说句实话就要被喷“死”?到底谁才是营销公司请来的水军啊!】

……

网友们各执一词,吵得不可开交。

而法庭上两方律师也开始了舌辩……

此时此刻的江城。

薄连瑾站在自己的办公室里,有些烦躁的抽了一支烟,她如今已经逐渐在薄皇集团内部站稳了脚跟,也拉到了不少股东和老人们的支持。

但他们在股东大会上会不会投票选举自己,还得看这一仗谁输输赢。

鄞州那边她早就打点好了,只等法院宣判沈英毅的罪名就行了,哪怕让他坐几年牢,自己也赢了。

明明是稳操胜券的事情,可她心里还是升起了些许不安。

也不知道是担心事情有变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……

她长长的吐出一口烟圈,手指一遍一遍的刷新着微博上的最新消息。

如今是网络时代,一旦法院那边宣判了结果,消息肯定会第一时间在网上传开,营销公司她都找好了,到时候大肆宣传一番,三哥薄夜宸还想继续坐稳薄皇集团掌权人的位置就有点难了。

想到那个阻碍自己成功收购了公司大部分股票的神秘海外公司,她心里始终有个结,到底是不是薄夜宸的手笔?

拿在手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,当看到手机上是陌生的号码来电时,薄连瑾考虑了几秒还是接了。

“薄家六小姐果然厉害啊!”

电话里的声音有几分熟悉,应该是自己见过的人,可一时半会却难以和面容对上。

薄连瑾出于礼貌问了句,“哪位?”

对方笑了笑,“小瑾这么快就忘了我?我是薛家二哥哥啊!”

薄连瑾立时想了起来,海城的薛家二公子,当初她和景铭有婚约时,景铭带自己去和他的几个好哥们吃过饭,其中就有这位薛二公子。

俩人并不是真正的朋友,用狐朋狗友来形容也不为过。

而且薛二是那种浪荡纨绔二世祖,仗着家里有点钱和背景就在外面各种玩,没本事不说,口碑还差。

薄连瑾压根不想和这种人多说一句话,对她来说,她的朋友必须是对她有几分助益,不然谁要和交朋友?

她声音冷淡了几分,“薛二公子有事吗?”

语气客气而疏离。

薛二虽然混账,但好赖话还是听得出来的,“怎么?瞧不起薛二哥哥?真以为我给打电话是特意调侃逗弄的?”

你可能也会喜欢...